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新闻详情
 
当前位置
新闻搜索
 
 
北京赛车pk10网站注册:邓颖超临终前留了一份遗嘱,却为何无人敢执行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7-13 22:38:1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26年前,1992年7月11日上午6时55分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政治家、著名社会活动家,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、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,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邓颖超因病在京逝世,享年88岁。

邓颖超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政治家,著名社会活动家,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,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,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。她在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,为中国革命、建设和改革事业毫无保留地奉献了自己的一切。她是20世纪中国妇女的杰出代表,也是中国妇女的骄傲,在国内外享有崇高声誉,深受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尊敬和爱戴。

1988年9月15日,邓颖超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台湾“立法委员”、“中国统一联盟”名誉主席胡秋原。胡秋原先生谈到讨论和平统一事宜,祈望得到原旧政协发起人中健在的邓颖超、陆定一、张群和陈立夫的支持时,邓颖超说,解决中国统一的问题,需要跟更多的同胞商谈。

1992年7月11日上午6时55分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政治家、著名社会活动家,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、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,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邓颖超因病在京逝世,享年88岁。

邓颖超的亲笔遗嘱为何最终未能实现?

邓颖超1992年7月10日与世长辞,享年87岁。在她生前曾留下两份遗嘱:一是在她逝世时公开发表的遗嘱;另一个是1982年11月5日,她四个月后写下的未公开发表的遗嘱。

这份遗嘱是邓颖超亲笔写在两页普通的信纸上的。题目是:委托下列同志办的几项事。她写的下列同志是:杨德中、李琦、赵玮、张佐良、高振普、周秉德。她嘱托他们“组成小组”,“请杨德中负责主持”,“赵玮协助”,然后请这个小组在她病危和谢世时办理相关事宜。

这6个人都是干什么的呢?

杨德中当时是中央警卫局局长,李琦曾在总理办公室工作过,赵玮是邓颖超多年秘书,张佐良先后做过周恩来和邓颖超的保健医生和警卫秘书,周秉德是周恩来三弟周同宇的长女。

邓颖超要他们:

“在我患病急救时,万勿采取抢救,以免延长病患的痛苦,以免增加有关组织、医疗人员和有关同志的负担。”

第二条:“我得病的时候,或我临死的时候,千万不要抢救,那时候抢救没有什么意义,只能延续那么一两天的生命,搞得医生和病人都痛苦。我看报纸上说美国有一个安乐死医院,人老了,该办的事都办完了,就可安静地没有痛苦地死去,我看这才是真正的人道主义!”

可是,当邓颖超大姐病危时,能有哪一级组织和哪一个人敢于出面拍板,来实现她的遗嘱呢?没有,当时没有一个人敢出面拍板照她遗嘱去做。

1991年7月27日,邓颖超因高烧肺炎住进了北京医院。在这之前,她进食已非常困难,生命垂危,她要求不要抢救了,可是没有哪一位领导和医生肯这样做!别说她是一位对中国革命有巨大贡献的老人,就是一位普通百姓,当她病危时,岂能眼睁睁地看她死去。特别是负责她病情的主治医生更是信心百倍,决心尽最大努力抢救这位老人。

曾为周恩来做过多次手术的著名外科专家吴蔚然大夫,首先提出要为邓大姐“造一个胃漏”,即在胃上打一个口,这样可保证她能延续一至两年以上的生命。

中央政治局当然同意了他的治疗方案,于是,于1991年8月1日下午,由吴蔚然大夫主刀,为邓大姐实行了“胃漏”手术,手术结果非常成功,于是延续了邓大姐一年多的生命。

但是,1992年7月1日,邓颖超病情再度告危,专家们再次紧急会诊,然而已无力回天。就这样,她至死也未能实现她生前亲笔写的遗嘱安乐死。她希望自己能做一名移风易俗的带头人,可惜她未能办到。XLW

七爸不幸逝世,举世悲恸,送别葬礼空前壮观,震撼中外。我在悲痛之余,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生前说过:“这场文化大革命使我少活了十年。”此话确实毫不夸张。

多年后,七妈同我谈话时讲述了七爸去世的真正原因。其一是“文革”期间,众多的重要干部包括国家副总理在内,相继落马,被罢免职务,遭受迫害,处理国家政务的担子主要落在总理身上,长期过度身心疲劳,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。其二,没有得到及时的手术治疗。在确诊为患膀胱癌的时候,成立了一个治疗组,王洪文为治疗组长,治疗组的意见是暂时不向七爸透露病情真相,进行保守治疗。

七爸病情恶化后,医护人员坚持上报,建议及时手术。此时,七爸也知道了病情状况,亲自写报告给中央要求手术治疗。但那时手术为时已晚,手术后发现癌症已经扩散转移。据许多医疗专家相告,膀胱是一个像口袋似的器官,在癌症没有扩散前及时摘除膀胱的话,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,挂上一个尿瓶,生活虽有所不便,不致有生命之忧。

七爸在最后病重进入手术室之前,以微弱的力量在“关于伍豪事件的声明”上签下名字,以留存后世,澄清史实;并当众作最后的呼喊:“我不是投降派!”这不仅是个人的悲愤抗议,更是一位革命家坚持原则和正义的最后呐喊。

敬爱的周总理不幸辞世,亿万民众深切悲痛,在全国各地举行了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。“四人帮”对此难以容忍,进行了无情的压制甚至残酷镇压。我当时和王章丽潜往天安门,参与群众自发纪念与抗议活动,却不料所在单位别有用心的个别人居然暗地跟踪,并立即向造反派头目汇报。若不是迅速粉碎了“四人帮”的篡权阴谋,我们同许多革命群众必将同样遭遇“灭顶之灾”。

幸而平地响起一阵春雷,同年10月,一举粉碎了“四人帮”,全国上下万众欢腾,人们齐心协力充满信心地走向欣欣向荣的未来。记得现任外交部某领导骑着自行车到我朋友家找到我,转告耿飚部长要我立即赶赴天安门观礼台。

耿飚部长当即向我传达了华国锋、叶剑英的指示:我将作为七爸亲属的唯一代表被邀请到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,参加百万首都人民欢呼粉碎“四人帮”的庆祝大会。转瞬之间,胜利的喜悦帮助我战胜了几乎所有的疾痛。此前我并不知情,更未有所申请。因此可见,当年的第一代领导人并未将族人亲疏关系作为选择代表的唯一标准,而是以长期的实际表现为重。

几天以后,同仁医院的院长告诉我:“看来青光眼不治而愈。”

本文摘自:《法制晚报》2015年10月22日34版,作者:周尔鎏,原题为:《我的七爸周恩来》,系节选。XLW

在国人的心里,周恩来一直就是“总理”的代名词,事无巨细,鞠躬尽瘁,将偌大个国家整理得井井有条,在周总理的有生之年,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他。

不过,在1960年前后,还真就有一个人,曾经差点取代周恩来成为总理。

这个人叫柯庆施,安徽歙县人。

说起来,柯庆施也是一位资历很深的老党员,1922年就入了党,还是开国元老中唯一一位跟列宁同志握过手的人。建国后,柯庆施先后出任南京市委书记、江苏省委书记,1954年主政上海,从此开始了他的政治巅峰生涯。

1958年初,柯庆施在上海市党代表大会上做了一篇报告——《乘风破浪,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上海》。当时,正值大跃进的酝酿时期,毛主席对这个报告非常欣赏,亲自批示将这篇报告在新华社全文发表,引起了极大的轰动。

1958年1月11日,南宁会议召开,毛主席在会上批评了周恩来、陈云等人提倡的反冒进政策,还拿出了柯庆施的那篇报告,对周恩来说:“你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吗?”

6月9日,周恩来向中央书记处委婉地提出,自己可能不适合再担任总理的职务,希望中央能另做人选。但是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没有同意,认为无论从能力还是威望上,都没有人能取代他出任国家总理,因此在呈报给毛主席的会议记录上写道:“会议认为周恩来‘应该继续担任现任的工作,没有必要加以改变’。”

周恩来计划中的接替他的人选,很可能就是柯庆施,因为他对大跃进思想领会得更深,因此也更受毛主席的器重。

很多年来,人们对柯庆施都有一些误解,但这个人还是颇有可取之处的。据曾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的马达先生回忆,柯庆施并非只会溜须拍马的政客,而是极有头脑、极有办事能力,不然也不会得到毛主席的赏识。

柯庆施在个人生活中也很值得称道,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看书,几乎从来不外出应酬,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偶尔跟秘书、司机打打牌。据马达回忆,每天晚饭后,柯庆施都会出来散散步,也经常会把他一起叫上,一边散步一边了解民情,问他:“我看到人民来信说猪肉涨价,你到菜市场去看过吗?”“有人反映,市区来往的货车空载约占一半,可不可以要市社科院派人去做个调查?”

柯庆施的生活也非常简朴,除了抽点烟之外,再没有任何不良嗜好。有一年春节前夕,一位干部去串门,拿了一根大火腿送给他,结果柯庆施没等他开口,就声色俱厉地说:“你给我拿回去,不然我打断你的腿!”

因此,每年春节,人们除了去柯庆施家拜拜年,很少有人会去串门,因为大家都有点怕他。

其实,不只是毛主席,连周恩来对他也很欣赏。1964年3月,柯庆施被查出患上了肺癌,住进了医院。周恩来听说后,于百忙之中专门抽出时间,亲自安排了一个医疗小组,对柯庆施进来治疗,每天都要过问治疗的情况怎么样了。

同样,柯庆施对周恩来也非常敬重,经常对孩子们说:“周总理严于律己、以身作则的精神是我们的楷模。”

1965年4月9日,柯庆施在成都逝世,享年63岁。他的追悼大会在北京举行,由时任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主祭,讣告中,称他为“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”。

大家都知道,周恩来是天生的总理,放在古代就是天生的宰相,事无巨细,都处理得井井有条,真正做到了“治大国如烹小鲜”。

在中国人的印象中,周恩来的总理地位是无人能替代的。但在周总理自己心里,却有一个人能接替他的位置。

那是上世纪70年代初,周恩来在接见外宾的时候,一位外宾跟周恩来很熟,就问起了他的接班人的事儿。周恩来指了指身边的一个人,说:“已经找好了,就是这个人。”

这个人,就是邱会作,江西兴国县人。

后来,邱会作在回忆录中记载了这件事。当时在场的还有叶帅和熊向晖,熊向晖后来也证实了这件事,想来不虚。

提起邱会作,大家第一印象肯定是林彪的“四大金刚”,接下来还会想起他是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,正是他在总后勤部的工作,让周恩来对他非常欣赏,以至于想提拔他做自己的总理接班人。

就像周恩来天生就是总理的最佳人选一样,邱会作也似乎就是天生做后勤的高手。邱会作出身贫寒,没上过学,15岁就参加了红军,但他有两个天赋非常高,一是记忆力、计算力强,尤其是对数字,不管多么复杂的数字,他只要听一遍,就绝不会再错;二是管理水平高,不管多么凌乱的东西,只要他一经手,立刻变得井井有条。如果生在今天,肯定也是物流公司争抢的顶梁柱。

1959年,邱会作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,一干就是12年,是新中国任职最长的后勤部部长。这其中当然也有林彪的因素,但实话实说,邱会作在后勤部确实也做的非常好,“文革”初期,邱会作被红卫兵批斗,周恩来就站出来为他说话:“邱部长是我军历来最优秀的后勤部长,是最好的后勤部长。这不仅是我的看法,也是党中央、毛主席的看法!”

其实,邱会作与周恩来的渊源早在1935年就开始了。当年,红军要撤离江西,邱会作负责善后,把带不走的文件、机器都找了个地方埋了起来。但有一位领导为了保密,竟然想要把邱会作杀掉灭口,正在邱会作被押往刑场的时候,周恩来正好路过,就问怎么回事。

那个领导说了他的顾虑,周恩来说:“他还是个孩子,交给我吧。”

就这样,邱会作被周恩来从枪口下救了出来,也被邱会作记了一辈子。后来在长征中,周恩来病重,走不了路,正是邱会作一步一步把周恩来抬了出来。

邱会作虽然跟着林彪做了一些错事,但这个人品行上还是值得称道的,尤其是知恩图报。

还有一次,谭政受到批判,被安排在总后勤部,成了邱会作的属下。大家都知道,谭政在四野时担任政治部主任,是邱会作的上级。这次被安排到总后勤部,邱会作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官大而轻慢当年的老上级,而是专门给谭政安排了一个轻松的工作,而且每天中午都把他接到自己家里吃饭,对他非常尊敬。

有一次,邱会作的儿子问他:“这个撅着嘴的老头子是谁?你怎么对他这么尊敬?”邱会作冲他一瞪眼,说:“他是你爸上级的上级,就像你爸爸的爸爸!”

林彪空难后,邱会作作为他的“四大金刚”之一,自然也受到了冲击。对于自己的罪行,邱会作丝毫没有隐瞒,而是很痛快地承认了,“没有什么可说的,完全认罪。”并专门写了一份《认罪书》,在法庭上当众宣读。

我前几天写过林彪的另一位“四大金刚”之一李作鹏,也是在审判中供认不讳,丝毫不提林彪的指示,看来林彪交这些朋友真是值了。

“四大金刚”入狱后,伙食不是很好,黄永胜就给毛主席写信,申请改善伙食。毛主席批示道:“黄、吴、李、邱应该吃好,有资格吃好,也有钱吃好。”

正如后来陈云所说:林彪集团跟四人帮是不一样的,他们是有战功的。

在晚年时,邱会作每天都要练习书法,而且写的都是毛主席的诗词,因为“毛主席的诗词里面有大智慧”。在那一代人心里,毛主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林彪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,晚年装聋作哑得善终

他的晚年是四大金刚中结局算是最好的一个,他就是吴法宪。

据许多革命将领说,吴法宪还是比较正派的一个人,只不过后期有点恋权,林彪将其提拔到了空军司令的位置,幸亏吴法宪良心未泯,只要不是林彪特别点名要整的人,他一般都会尽力保全别人。

吴法宪,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曾任红十二军第一0五团青年干事,第六十四师青年科科长,红一军团第二师二团总支书记、团政治委员。

吴法宪本质上确实是个不错的人,从红军小兵到将军,他不管对谁,都很和蔼,而且为人大方,许多部下都很感谢他的照顾,后来吴法宪出狱在家中,也依然有不少老部下去看他,足见他的为人。

四大金刚被审判判刑,吴法宪对自己的错,认罪态度良好,承认自己是有野心,老实交代所有罪行。中央鉴于他的良好态度,而且身体也不好,在其被关了7个月后,中央就安排他“保外就医”。

2004年10月17日,吴法宪因病在济南齐鲁医院去世,享年89岁。

黄永胜、吴法宪、李作鹏、邱会作四人是林彪的爱将,也是林彪集团中的骨干分子。在913事件之后,四大金刚淡出历史舞台,那最后他们有着怎样的结局?曾亲自参与“林彪案”审判工作的检察员图们撰文披露了那些林彪爱将的结局。

1 黄永胜:心中不服,最早去世

1973年8月,中共中央决定,开除黄永胜的党籍,撤销其党内一切职务。

1981年,这名原解放军总参谋长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。

黄永胜被判刑后,中央有一个精神,对黄永胜这样历史上有战功的人,在生活待遇上是从优的,因此,黄永胜在狱中的待遇很好。但是,黄永胜心中一直不服气,有抵触情绪。

由于心中苦闷,他的身体状况也一天不如一天,不久就重病缠身。到1983年,他病得已经相当重了。

中央对黄永胜的病情十分重视,派了最好的医生为他治疗,给他用最好的药物。无奈,黄永胜病得太重了,高明的医生和上好的药物,也挽救不了他。

1983年4月26日,黄永胜病故,享年73岁。

2 邱会作:生活拮据,无钱订报

1981年,曾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邱会作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(刑期是从1971年林彪驾机出逃后他被软禁于北京卫戍区开始计算)。

1987年9月24日,邱会作服刑届满后,拿到公安部门送来的一张释放证明。同年10月,公安部的官员向他宣布:就地安置,每月200元生活费,继续剥夺政治权利5年,拿释放证到当地公安派出所报户口。

他每月生活费200元,开销保姆的工资和伙食费、房租、水电费,要花去100多元,洗理费、零用钱每月要花20—30元,夫妻二人用在吃穿上的钱不太宽裕。

邱会作一生大半时间从事军队财政经济,对中国经济改革颇为关注。写作、读报、闲谈成为邱会作的生活爱好。

邱会作因手头不宽裕,后来停止了订阅报纸,但他仍然很留心国家大事和世界大事,每天都要从左邻右舍借报纸。邱会作的原则是“快借、快读、快还”,所以邻居都愿意借报给他。

2002年7月18日,邱会作病逝,享年89岁。

3 吴法宪:戴口罩买菜,有人登门求字

1973年8月,曾任空军司令员的吴法宪被开除党籍,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。1981年,吴法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。

同年,吴法宪保外就医,被安置在济南,平日写回忆录。他同妻子陈绥圻如胶似漆,形影不离,他怕被人认出,经常戴着口罩陪同陈绥圻出入菜市场。但没想到街坊邻居对吴法宪都很好,“吴大爷”“吴老头”,叫啥的都有。

副食店的营业员对他挺照顾,挑好菜给他留着。用不着排队,看他来了,有人会喊:“让‘老红军’先买!”早年读过私塾的吴法宪,还在家钻研书法,引来众多慕名求书者,更有人携其“墨宝”远渡东瀛,以50万日元的价格出售。

2004年10月17日,吴法宪因病在济南去世,享年89岁。

4 李作鹏:不肯改名,不出国出书

1971年10月,原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李作鹏因“九一三事件”被押,1973年被开除党籍、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。

1981年,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李作鹏为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。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。

后来李作鹏因身体不佳获得保外就医,被安置在太原。他在山西省委新修的宿舍里,有两套房子。

其妻董其采开始不愿同往,要求彻底平反后才去。工作人员让她在她的谈话记录上签字,董其采不敢签字。最后与李同去,外地子女时常前往相聚。

李作鹏晚年写了两部回忆录:《盖棺论英雄——我所认识的林彪》《沙场回忆》。有书商找李作鹏商量,要他改名出书,否则就只能在国外发表。

李作鹏说:“不,我李作鹏就是李作鹏,我是中国人,决不到国外出书。中国能出就出,否则存给老鼠啃掉。”书商悻悻而退。

2009年1月3日,李作鹏逝世,享年95岁。 (综合《北京日报》《党史博采》)

林彪一生有三个子女,林晓霖、林立衡、林立果,这三个孩子如今生活如何呢?有没有受到林彪事件影响呢?

林豆豆,本名林立衡,生于1944年,是林彪和叶群夫妇唯一的女儿。在“文革”特殊的年代,她曾担任过《空军报》的副总编,显赫一时,备受世人关注。2002年5月18日,一家名为“黄鹤大酒楼”的湖北餐馆在北京崇文门幸福大街开张了。这家酒店的“掌柜”不是别人,正是林豆豆。

除了叶群,文化大革命中,林家还有另一个重要人物参政,他就是林彪的儿子林立果。如今他随着父亲一块埋骨异域。

林晓霖是林彪和前妻张梅的女儿,当年张梅被称为“陜北一枝花”。林晓霖认为父亲林彪后来有“九一三”事件这样的悲惨结局,与叶群有很大的关系。

“9.13事件”之后,林彪和他的老婆叶群、儿子林立果、女儿林立衡,成为老百姓街谈巷议的话题。她如今是已经68岁退休在家的普通军人。她为人单纯、朴实、低调,多年来很少为社会关注。XLW

翻开林家大湾保存的《林氏宗谱》,林彪的名字后面写着三个妻子,列在第一位的是汪静宜,虽然这位妻子从来没有进过林家大门,但是她为林彪守寡终生,终身未嫁。

在林彪的家乡有一种说法:林彪祖居本来是王气冲天的,林彪出来革命后,把他的未婚妻抛弃了,此女终生未嫁,日日对着林彪家流泪。怨女阴气重,把林彪的王气给冲没了。

为此事,有人曾专门采访过林彪的一个秘书,下面的故事是他亲口说的。

1924年,林彪父亲林明卿为他说了一个媳妇。女方叫汪静宜,也是林家大湾人,1907年12月6日出生,只比林彪晚生一天。

汪家是当地有名的大户。有一年,两名盗贼翻墙进入汪家躲藏吃住四十天,还未被发觉。可见汪家房屋之大,财产之巨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 北京赛车pk10官网配件公司电子商务网站